当前位置:刺梨网 >> 刺梨资讯
联系我们
客服微信:1048031567
客服QQ:1048031567
地址:贵州省安顺市西秀区

扫一扫加刺梨网管理员为微信好友

扫一扫关注刺梨网微信公众号
苦涩的野刺梨
时间:2019-11-18  黔西南日报  

  金秋八月,又闻到了野刺梨的香甜。


  我办完交房手续出来,上下完天桥,正准备拦车回家。突然,看见一位乡下老汉在天桥下边的楼梯口卖着野刺梨。


  老汉的面前,摆放着满满的一篮子野刺梨。篮子里的野刺梨毛茸茸的,有金黄色的,也有青黑色的。金黄的是已经熟透了的,青黑的还不太成熟。老汉身边还放着两只补了疤的塑料袋,我知道那里面装的也是野刺梨。老人手里握着根被汗水长久浸蚀后变得油黑的小扁担,老人是用这根扁担挑着野刺梨来的。


  这个时节,正是艳阳高照的秋天,碧蓝的天空挂着火球般的烈日,虽说才是早上十来点钟,但人们已感觉到了阳光的火辣,行走在街头的妇女有不少人撑起了花花绿绿的太阳伞。为了遮挡烈日,老汉头上戴了一顶破旧的尖顶竹斗笠。斗笠小得非常可怜,只能遮住老汉的头部。也许是长时间在山野间干活的缘故,老汉的脸被日光晒得又黑又瘦,额头上面的皱纹像后山那一丘一丘的梯田,坑坑洼洼,沟壑分明。老汉上身着一件蓝布对襟衣裳,下身是一条青灰色的裤子,裤头差不多挽到了膝盖,还沾有不少的黄泥,大概是他上山摘采野刺梨时沾上的。


  老汉看上去约七十有余,也就是说到了享受天伦之乐的古稀之年了。我倒不知道这老汉家住何处,但我想他绝对不会是住在城里,至少是住在离城两三公里的城郊。因为像他这般年纪的城市老人,多是坐在屋子里打麻将下象棋,聊以打发自己晚年不多的时光,绝不会去山野间劳神费力的采摘野果来城里卖。十来点钟就到了城里,说不定老人是挑着野刺梨走路进城的。因为乡村的老人都懂得节约,钱少花一分是一分。


  看到老汉卖野刺梨,我不禁想起了小时候和伙伴们采摘野刺梨的事来。


  小时候在老家乡下,天真的我经常和小朋友们外出采摘野刺梨来吃,对野刺梨这种果子也就比较熟悉。那时候乡下的生态环境非常好,在老家寨前的小水沟、田埂边和山坡上,到处都能见到这种野刺梨。时令到了三四月间,粉红鲜亮的刺梨花就开满了寨前的小水沟、田埂边和山坡上,经过花开花谢,刺梨结成了算盘珠一样大的带刺的青果。但这时的野刺梨是苦涩的,还不能吃,只有等到七八月间,这些小刺梨由青变黄变红变成熟,有点甜味了才能吃。成熟的野刺梨,味道酸甜,略有一些苦涩。


  野刺梨从它的树到果实,浑身都长着刺,特别是树枝上的刺,极为坚硬,采摘时一不小心就会被锥得钻心的疼。我和小朋友们就经常被锥疼得叫起来,甚至大家都不敢去采摘了。如果馋得实在想吃了,就只好缠着大人去采摘,并叫大人将果子上的小刺搓干净了,才敢去品尝它的甘甜。有时候,母亲从山地里干活回来,也会给我和弟妹们采摘些成熟了的野刺梨带回家。那时,我们感到无比的幸福。但这幸福,是大人们用他们被野刺梨树上的刺锥疼的代价换来的,只是那时候我们不懂得罢了。


  我不知道老汉面前这一提篮和两大袋子的野刺梨,是他用了多长时间跑了多少山路才摘到的,我只知道老汉采摘了这么多的野刺梨自家不吃,还费了好大的力拿到城里来卖,无非就是想换几个钱用。其实老汉怎么不想像城里的老人一样,坐在家里享受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清福呢?我知道,家住农村钱非常难挣,但一家人总是有些开销,比如人亲客往、油盐酱醋之类的,这些都离不开钱,老汉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。


  站在街头的老汉,眼睛像一台灵敏度极高的扫描仪,不停地扫视着街头过往的男男女女。当一位位高贵的妇人从前方走来的时候,老汉企盼的目光一直迎接着她。老汉希望她能蹲下来买点他提篮里的野刺梨,哪怕只买一斤半斤也行。可老汉发觉她走过面前的时候,却没有停留的意思,只好失望地目送着她走了。然后,又急忙把目光投向另一方。一个老板似的男人走过来,可男人不喜欢这毛茸茸的东西,他们连眼角都不扫一眼提篮里的野刺梨,老汉只好重复着他的失望。


  老汉这一天的生意如何,他的野刺梨卖完了没有,我不得而知,我只感觉到此时我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味道。这味道就像野刺梨一样,有酸也有甜,但更多的是苦涩。

标签:刺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