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刺梨网 >> 刺梨文化
联系我们
客服微信:1048031567
客服QQ:1048031567
地址:贵州省安顺市西秀区

扫一扫加刺梨网管理员为微信好友

扫一扫关注刺梨网微信公众号
那杯刺梨水
时间:2019-11-25  当代美文杂志  李逸涵

  十年前,漫山遍野都是缫丝花。


  而这几年,梦里的缫丝花忽隐忽现。


  我该拿什么去回忆?


  茶杯上飘着一缕薄烟,几个黄黄的带刺的小果子在被子里打着旋,看着杯子里的水开始变色。奶奶端着杯子递给我“喝了,开胃。”我一脸嫌弃的跑开,边跑边说“我才不喝,难喝死了。”其实在那之前我并没有喝过,只是那个时候逆反的心理就是不让我喝,凡事都要讨价还价。奶奶多次拿着刺梨水给我喝,都被我躲过去了,变着法子的不去喝这个所谓的“毒药”。每年夏天收割稻谷的时候奶奶每天都会泡一大壶放在桌上,那个时候我也没有真正的喝过,只是拿舌头在大壶里面舔了一下,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的自己真的是欠揍呢。可是爱你的人怎么会在乎这些呢?或许到现在二老都不知道曾经我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舔过那壶水。也是在那次以后,我开始喜欢上了这个味道,但是碍于“小朋友的面子”问题,我硬是没有在他们面前喝过。


  在往后的日子里,爷爷奶奶没有再逼着我喝刺梨水了,倒是我一个劲地怀念那个味道。


  夜晚的风铃声,我又想起火车的鸣笛声,伴随我十几年的鸣笛声啊,夜深人静的时候稀稀疏疏的蟋蟀和知了开启了夜间大合唱,火车经过家门口时家里的狗和鸡鸭就会“躁动”那个时候我就总会和他们一起乱吼一通,吼完过后就闭上眼睛做起了美梦,一晚上听不到任何声音了。每个清晨听见外面赶集的人走路踢到大鹅卵石的声音醒来,然后再听到奶奶念念叨叨的声音。灶房上飘起一缕缕青烟······

  前不久和爷爷通电话,本打算拿稿费给他置够一套鱼竿,爷爷这辈子就爱钓鱼,一有时间就钓鱼,但是由于我不太懂这方面的事情,于是打电话求助爷爷,这位钓鱼爱好者却说,我也不懂鱼竿,在我一再询问下,他猜透了我的小心思,我也就实话实说了,可爷爷却说他鱼竿很多,不需要鱼竿了,让我把钱留着大学里面自己用。我知道和他讲这些他肯定不会让我买东西,他只会让我把钱存起来自己用。就在我琢磨该买什么的时候,爷爷突然说‘“其实你已经给我礼物了。”我的思绪回到电话里,听爷爷说着下一句话“你之前跟我说想要刺梨儿,就是给我的礼物。”这句话说完的时候我正在大街上走路,我停下脚步顺势擦了一下自己的眼泪,怎么就成了我送的礼物了呢?这明明是爷爷送我的回忆啊!


  我把回忆当成一场岁月的讴歌,那些记忆里的缫丝花和热腾腾的刺梨水都是我梦里最美最美的场景。抿了一口这甘甜的带有一丝丝酸味的“毒药”,我开始了新的一天。

标签:刺梨